中新网福建新闻正文

深化林改,只此青绿万重山

  东南网3月19日讯(福建日报记者 方炜杭 徐文锦 张静雯 通讯员 肖首洲)

  新闻回放

  2021年3月23日下午,习近平总书记来到沙县农村产权交易中心,调研深化林权制度改革情况,与在场的林农们亲切交谈。

  考察过程中,沙县农村产权交易中心的工作人员向习近平总书记展示了福建省第一本林地经营权证。这是集体林权制度改革的历史见证。

  习近平总书记在考察中欣慰地说,三明集体林权制度改革探索很有意义,要坚持正确改革方向,尊重群众首创精神,积极稳妥推进集体林权制度创新,探索完善生态产品价值实现机制,力争实现新的突破。

  仲春时节好风光,细雨绵绵万物生。

  进城办事的林农,一大早赶到沙县农村产权交易中心,受到热情接待。小小的交易中心,一头连着万千林农,一头连着200万亩青山。

  习近平总书记对集体林权制度改革十分牵挂。21世纪初,总书记在福建工作时推动开展了集体林权制度改革,试行“分山到户、均林到人”,实现“山定权、树定根、人定心”。2021年3月23日下午,习近平总书记专程来到沙县农村产权交易中心,听取集体林权制度改革的情况介绍后指出,三明集体林权制度改革探索很有意义,要坚持正确改革方向,尊重群众首创精神,积极稳妥推进集体林权制度创新,探索完善生态产品价值实现机制,力争实现新的突破。

  四季更迭,青山常绿,林改走在探索深化的路上。

  “多造林,更要造好林”

  “总书记问我这次流转了多少亩,办证要不要收费,多久可以拿到新证。”回忆起去年3月在林权流转交易服务窗口与总书记交谈的情景,高桥镇新坡村林农张祖暖激动不已。他说,自己是退伍军人,回答总书记问话时,腰板挺得笔直。

  冒着细雨,踩着泥泞的山路,年过半百的张祖暖带记者爬上一座山头。他想看看造林的进展。经营了20多年林子,他第一次把造林这件事交给别人。

  这个“别人”,是福建省沙县官庄国有林场。不久前,双方签订合作造林协议。张祖暖以一块112亩的采伐迹地的经营权入股,国有林场负责这片山场的全程管理。等林木成熟采伐后,张祖暖可以坐等分红。这是当地为解决“单家独户怎么办”难题,正在探索的“四共一体”(股权共有、经营共管、资本共盈、收益共享)专业化联营新模式。

  加上这片林地,老张一口气把自己的家庭林场从去年的1000亩扩大到1200亩。

  “向总书记报告过的事,我一定要做到!”张祖暖清晰记得,去年3月他向总书记报告了稳步扩大经营面积的打算。

  面积扩大了,怎样尽快提升林地质量?“多造林,更要造好林。”张祖暖说。

  张祖暖心中有本明白账:一方面,国有林场专业,在林地的造林、抚育、间伐、主伐等方面都有自己的一套好办法,每亩的出材量可以达到20立方米,而林农经营的最多七八立方米,借合作之机可以取经学艺;另一方面,老张并不是真当甩手掌柜,而是腾出手来,物色更多林子或林地,争取进一步扩大家庭林场的经营面积。

  如今,他的家庭林场中成熟林、中幼林并存,每年都能成熟一批,变现一批,再新种一批,形成可持续发展。

  树更壮,山更绿。越来越多的乡镇、村集体、村民小组、林农像张祖暖一样,选择与国有林场开展合作,专业化联营的新模式如星火般燎原。去年,沙县全区新增合作联营面积1.5万亩,累计达9.8万亩。

  “让林农的事儿办得快、办得好”

  沙县农村产权交易中心办事大厅内人来人往,有人领证、有人投标、有人办贷款,秩序井然。

  “总书记对林改如数家珍,当时,他问来办事的林农,多久可以拿到新证。”沙县农村产权交易中心不动产登记(林权类)工作人员赵荣儿高兴地说,“从办理到拿证,已经从过去的5天缩短到3天。”

  林权类不动产登记是林权流转交易和办理贷款的基础。赵荣儿亲历并见证,随着林改的深化,林权交易日趋活跃,登记业务需求大幅增长。

  过去,林权流转并不像现在这样方便。特别是随着沙县小吃的发展,许多人外出经营小吃,出现一些林地抛荒、失管的现象。

  沙县区探索的“三权分置”改革破解了这一难题。“三权分置”把经营权从承包经营权中分离出来,赋予林地实际经营人权属证明、经营权登记、经营权抵押等权益,突破此前林权管理制度制约林地转包、租赁不能办证的难题,率先发出全省第一本林地经营权证。

  林农领证后可以在交易中心“一站式”进行林权交易,也可以办理抵押贷款。这一本本证,对林农来说就是一棵棵“摇钱树”。

  金融活水源源不绝,规模化之路越走越宽。林业大户、家庭林场、林业合作社等一大批新型林业经营主体如雨后春笋般冒出并不断发展壮大,如今全区新型经营主体已经达380多家。

  凤岗街道际硋村村民魏发松便是其中之一。去年总书记考察时,魏发松正在办理流转116亩林子林权流转交易的相关手续。他告诉记者,不到半个月,这片林子标出了68.8万元,比挂牌价高了10万元。后来,他用这笔钱流转了一片约90亩的杉木林,还在合肥开了一家沙县小吃店。

  “总书记很平易近人。刚开始我介绍了县里发的第一本林地经营权证,他看出来我很紧张,便笑了笑,我的紧张感顿时消失了。”说起当时的情景,赵荣儿有些不好意思。他说,作为面向万千林农的窗口单位,要想方设法让林农的事在这里办得快、办得好。

  去年以来,沙县区还着手办了两件事:一方面,搭建不动产登记跨部门信息共享平台,让“数据跑”代替了“人工跑”;另一方面,在各乡镇自然资源所设立不动产登记分中心,针对林权抵押类业务,在各乡镇银行网点设置了抵押登记便民服务点,进一步方便林农。

  林农贷款更省心,银行放贷更放心。

  至2021年底,我省全面推进森林保险,参保率超过90%;全省成立林权收储机构50家,着力完善资产评估、森林保险、林权监管、快速处置、收储兜底“五位一体”的林业金融风险防控体系,“闽林通”系列普惠林业贷款98.2亿元,受益农户8.6万户。

  “以问题为导向不断深化林改”

  总书记考察当天,沙县林改办主任林素娇也在现场。

  “总书记十分关心林改的进程,详细了解‘钱从哪里来’‘树要怎么砍’‘单家独户怎么办’这三个主要问题。”从事林业工作20多年的林素娇说,依靠改革这一法宝,这些难题一一迎刃而解。眼下,如何不断探索完善生态产品价值实现机制,是深化林改新的重大课题。

  生态产品价值实现,主要难点在于生态产品“难度量、难抵押、难交易、难变现”。从“三权分置”到专业化联营,再到“林票制”“碳票制”,一个个基层首创的林改探索,已为建立并完善生态产品价值实现机制打下了良好基础。

  林票、碳票,是新生事物,也是靠山吃山的新方式。

  张祖暖去年底与国有林场合作经营的112亩林子,国有林场将以股份或者份额形式量化制发林票。一旦将来有资金需要,就可以把自己手中的林票交易变现。林票成了张祖暖扩大家庭林场规模的“定心丸”。

  林票促进了森林资源资本化、股权化、证券化,碳票则把空气变成了钱。

  碳票是以林木生长量增量为测算基础,并依据计量办法换算成碳减排量,以“票”的形式发给林木所有权人,从而把空气变成可交易、可收储、可贷款的“真金白银”。

  以问题为导向不断深化林改,三明市已制定《实施“八项创新”推进林改再出发行动方案》,切实推进全国林业改革发展综合试点市建设。去年5月18日,三明市发行全国首批林业碳票。沙县紧接着创新推出“碳票开发贷”“碳票质押贷”等林业金融碳汇产品。此外,三明市将“福林贷”升级为“福林·抵押贷”和“福林·林票贷”,贷款年化利率降低了三分之一,贷款期限从最长15年延长至30年。

  据悉,截至目前,全省林业碳汇累计成交321万吨,成交额4665.2万元,成交量和成交额均居全国首位。三明“林票制”改革成为全国林业综合改革典型案例,南平“生态银行”入选中国改革年度十大案例……不断深化的实践,生动诠释了“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高瞻理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