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新网福建新闻正文

一个山区县的空天梦想

  “3、2、1,点火!” 2月27日11时06分,长征八号遥二运载火箭搭载“安溪铁观音一号”等22颗卫星发射升空。

  由安溪县与中科星桥、长光卫星共同合作的“安铁一号”近地卫星,是我省第一颗亚米级地面分辨率的商业光学遥感卫星,也是我国第一颗以茶叶冠名的遥感卫星。

在全球商业遥感卫星地面站福建站卫星运控中心,工作人员在操作调试。王敏霞 张锦川 摄
在全球商业遥感卫星地面站福建站卫星运控中心,工作人员在操作调试。王敏霞 张锦川 摄
2月27日,我国在文昌航天发射场使用长征八号遥二运载火箭成功将22颗卫星发射升空。新华社
2月27日,我国在文昌航天发射场使用长征八号遥二运载火箭成功将22颗卫星发射升空。新华社
全球商业遥感卫星地面站福建站卫星运控中心内的中科院数字地球原型系统 王敏霞 张锦川 摄
全球商业遥感卫星地面站福建站卫星运控中心内的中科院数字地球原型系统 王敏霞 张锦川 摄

  “安铁一号”有多厉害,有哪些用途?这颗卫星和安溪、铁观音茶有着怎样的关联?卫星升空后如何运控接收?会对安溪乃至我省产生哪些影响?带着这些问题,3月1日,记者来到数字福建(安溪)产业园一探究竟。

  “安铁一号”有多厉害

  “‘安铁一号’最厉害之处,就是它实现了超轻量化和高分辨率的统一。”泉州中科星桥空天技术有限公司总经理郭海良介绍说,该卫星采用轻量化结构设计,整体重量只有43公斤;与此同时,高度集成电子学系统、高分辨率超轻量化低成本相机等创新技术,使得整星实现分辨率优于0.75米、成像幅宽大于17千米,具有低重量、高分辨率、低成本、低功耗等特点。

  “亚米级,就是小于1米的辨别率。形象一点讲,就是运行于535千米高空的‘安铁一号’,能够清晰地分辨出地球上75厘米以上的物体。”郭海良说。

  据介绍,近年我国高度重视发展商用卫星。目前我国的商用卫星包括通信卫星、导航卫星和遥感卫星等。通、导、遥一体化,是发展数字经济的空间基础设施。而“安铁一号”就是遥感卫星,用于实现对地球变化进行周期性监测。

  值得一提的是,“安铁一号”也是正在规划的我省高分辨率遥感卫星“星座计划”的首星。据了解,“星座计划”是我省计划打造的高分辨率商业遥感卫星星座,共计20颗低轨小卫星进行组网观测,为“数字福建”建设提供实时遥感空间大数据支撑,实现对海峡两岸以及周边区域进行高分辨率遥感卫星数据获取的能力。

  发射升空后的“安铁一号”,是什么状态?郭海良形象地介绍说:它在太阳同步轨道,从北极到南极围绕地球“跑圈”,一个半小时可以跑一圈,跑的同时给地球拍照,其推扫成像模式,可以每天获取5万平方公里面积的数据,获取的数据自带地理坐标,接收落地后经过处理成为空天大数据。

  空天大数据干啥用

  以安溪茶产业为例,通过卫星遥感技术及空天数据,真正意义上的“智慧茶园”,不久的将来就能成为现实。

  “安铁一号”拥有蓝、绿、红以及近红外谱段的多光谱数据获取能力,可以对茶园中每一株茶树的长势进行监测,并进行病虫害监测、茶树生命周期的质量溯源。

  “更进一步,我们已经通过遥感数据,对安溪茶园完成了全域三维实景搭建。”郭海良拿出团队完成的全县茶园各项指标数据分析图给记者看,除了一目了然的茶园空间分布现状,更能够通过色彩的不同,直观地看到每片茶园的海拔、高度、坡度、土壤酸碱度等指数。“在这些大数据基础上,可以为产业种植区划优化、构建安溪铁观音茶叶气候品质指标体系、建立产业气候品质评价模型、开展安溪铁观音茶叶气候品质评价和认证等。”郭海良说,通过不断发挥遥感、气象科技优势,可以大幅提升安溪铁观音茶叶品牌效益,助推提升“安溪铁观音”区域公用品牌国际知名度和影响力。

  安溪县相关负责人表示,在安溪,“一叶兴则百业兴”,农民人均纯收入中有56%来自于茶产业,全县涉茶总产值达280亿元。“安铁一号”的遥感技术及空天数据,对于解决铁观音茶产业当前遇到的“痛点”和瓶颈,极具现实意义。

  不止茶产业,空天大数据的应用领域广泛到超出想象。“70%以上的政府部门都用得上。”郭海良介绍说,涉及城市、国土、交通、工程勘察、应急救灾、农业、林业、海洋等地理信息服务的众多方面,更为实施数字地球、数字中国、智慧城市等方面提供核心数据支撑。

  从大家熟知的“一扫就能分析出来庄稼受淹面积”的灾害评估、“排污4小时就能预警的”水系环保监测,到“灯光亮度量化分析”的社会经济活跃度监测、“通过不同绿色分析作物种植状况”的国际贸易与数据金融……空天大数据影响和改变着经济社会的方方面面和其中的每个人。

  为何会与安溪链接

  空天大数据,是怎么和一个闽南山区县产生链接的呢?

  这,源于中科星桥“全球商业遥感卫星地面接收站网项目”在安溪的落地。

  据介绍,随着国家大数据战略的实施和“数字中国”建设以及“一带一路”建设的推进,建设全球商业遥感卫星地面接收站网成为我国民用空间基础设施国家战略空天地一体化的重要支撑项目。为突破我国商业遥感卫星地面接收能力的瓶颈,建设覆盖全球的商业遥感卫星数据接收系统,以国家引导、地方政府支持、社会资本参与的三方合作方式开展商业卫星站网的布局和建设。

  根据遥感卫星地面接收站网布局,将在我国东南区域选址建站,要保证交通方便,电磁环境良好,在此基础上,如果当地能有较好的数据中心等基础设施,那就是很好的备选地点。

  郭海良和团队跑遍了闽南,感受颇深的是:“相比交通、地理等硬件,最难满足的就是数据中心的配套。‘安铁一号’的一轨数据,就是GB级,普通电脑都打不开,海量的空天数据对存储设备的要求非常高。”

  位于龙门镇的数字福建(安溪)产业园就在高速口,到厦门只需40分钟,到安溪县城半小时,且周边就有四个山头,周围500米内建筑高度都没超过18米,地理环境是地面站建设的理想之选。

  最为重要的是,该产业园是我省布局的“数字福建”两大数据中心之一,在2012年开建之初就规划了2万个T4等级标准机柜;2015年投入运营以来,已陆续投产4600个机柜。基本达到中科星桥“拎包入住”的条件,可谓是一场双向奔赴的“联姻”。2020年9月,泉州中科星桥签约落地,3个月后即投入运营。

  目前,安溪的卫星接收站已有2部接收天线即将建设完毕,预计下个月即可调试接收卫星数据。郭海良告诉记者,不只是“安铁一号”,1部天线可以接收约20颗卫星的数据,等到4部天线全部建成,安溪可以接收国内外约80颗卫星的数据。据了解,目前安溪站已经同芬兰ICEYE卫星、长光卫星、微纳星空等公司陆续签订了接收协议,提供上述公司各类型遥感卫星数据的接收服务。

  未来半个月,“安铁一号”还将进行调轨,之后实现数据的正常下行传输。届时,安溪将成为我国全球商业遥感卫星地面接收站网中第一个正式投用的站点。

  未来可以带来什么

  “最近,平均每天至少要接待三拨前来考察洽谈的团队和企业。”郭海良和同事们都很忙,寻求合作的部门越来越多。

  日前,泉州市应急部门、相关高校、研究机构等正与其谋划建设的基于大数据的应急产业园,其中可链接的资源就包括了往日“各自为战”的部门与行业,实现系统协同。

  在郭海良看来,大数据是我国目前唯一一个与三大产业均有关联的产业。福建的制造业及其产业链优势明显,可以通过空天大数据,赋能全链的整合协同升级,这方面想象空间无限。

  “安铁一号”发射成功,也点燃了安溪、泉州乃至我省数字经济发展的一个引擎。

  今年年中,“安溪铁观音二号”卫星也将发射,该卫星分辨率0.5米,达到目前我国商业遥感卫星最高分辨率,每天可获取19.5万平方公里面积的数据。围绕卫星地面站、“安铁一号”、“安铁二号”及空天大数据中心,占地300亩的“园中园”——空天数据产业园的建设也已提上议事日程,目标是汇聚50家上下游企业,产值规模超过200亿元。该园定位国际领先空天大数据产业园,向全球提供航空航天遥感数据获取、分发、加工、应用等空间信息服务,打造国家商业遥感卫星数据应用示范基地。

  未来,安溪县乃至泉州市,将成为商业遥感卫星研制—卫星运控—地面接收—应用服务一体化的完整产业链基地。同时,随着海外地面站的不断建设入网,将实现“安铁一号”系列卫星数据的海外服务能力,从而推动我国商业航天与遥感服务的全球化进程。

  放眼全省,安溪空天大数据产业的发展,也将为“数字福建”建设注入鲜活动力,成为我省大力发展战略新兴产业的重要一环。

  记者手记

  数字经济,期待更多“双向奔赴”

  采访“安铁一号”成功升空的路上,有个问题一直萦绕心间:500多千米高空之上的卫星和安溪有什么关联?答案是:源于一个空天数据项目的落地。

  看似“遥不可及”“悬在空中”的空天数据项目,又是怎么落地在闽南的山区县安溪呢?答案是:这是一场地方和龙头项目的“双向奔赴”——

  这场“联姻”让彼此变得更好:中科星桥选择安溪离不开地理环境、产业园等硬件,更因为地方服务和营商环境等“软件”。安溪地面接收站不是第一个签约的,但是第一个投用的;从签约到“拎包入住”只需3个月,中控大厅建设只用了40天……这些“安溪速度”都是能够引来“凤凰”的硬核实力。

  而自从遇见了这个龙头项目,经过10年发展的数字福建(安溪)产业园,终于有了更加明确的定位,选择了差异化的发展方向。方向明确、路径清晰,前景可期。可以预见的是,一个产业园自此将迎来跃升式发展。

  亲历了产业园“从无到有”的管委会主任许奇树深有感慨地说:发展数字经济,如果定位不明晰或者没有差异化定位,最终就会“什么都想做,但什么都做不起来”,很难真正地做大做强。

  进入新发展阶段,融入新发展格局,数字经济是高质量发展超越的新动能、主引擎。当前,从省里到地方,数字经济都是作为全方位推进高质量发展超越的“一号工程”。

  然而,在地方实践中,发展数字经济,城市能级不够强的市县区,都面临人才、技术的掣肘,与大中城市相比,毫无竞争力可言。因此必须寻求差异化发展的路径。只有开阔视野,积极融入国家战略布局,高站位、前瞻性引进大项目好项目,留住好项目,才能实现高位超越、可持续发展。

  机遇,都是留给有准备的人。期待我省的数字经济能够有更多这样的“双向奔赴”。(记者 王敏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