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新网福建新闻正文

台湾“老中医”的大陆行医记

  中新网南京8月23日电 题:台湾“老中医”的大陆行医记

  中新网记者 杨颜慈

  来到台湾“老中医”邱崇源位于南京解放路医院的中医诊所,干净明亮的诊室散发着淡淡艾草香气。书柜中,华佗、张仲景、夏桂成等古今知名中医的医书整齐排列,书籍因反复翻看已呈现微黄。墙面上,多位患者家属送来的锦旗高高悬挂。

  下午时分,慕名而来的患者络绎不绝。邱崇源在看诊间隙,接受了中新网记者的采访,讲述了他二十多年来在大陆从求学到行医的快乐与烦恼、希望与梦想。

  1995年,邱崇源成为了台湾地区最早赴大陆求学的一员,进入南京中医药大学学习。他说,“尽管台湾也有中医药大学,但我觉得要更系统地学习中医,还是应该来大陆看看。”

  从小喜欢运动的邱崇源经常跌破摔伤,很早就开始接触中医。中医,在他心目中,是兼具神秘感和神圣感的存在。儿时从医的梦想,终于在踏上大陆的一刻,渐渐走进现实。

  “为了能前往大陆学习中医,我很早之前就开始打听了解相关的政策。借助‘九二共识’的暖流,台湾学生有了赴大陆学习的机会,于是我报考了南京中医药大学。”

  邱崇源在南京度过了充实的大学生活时光,却在毕业的那年遇到难题。“到了1999年,我面临大学毕业。但是当时台湾当局并不认可台生在大陆取得的学历。是留在大陆,还是回去台湾?”

  在彷徨期,邱崇源做了一个决定——留在大陆多读书。

  于是,邱崇源选择在南京继续攻读硕士、博士。一方面,通过在南京医科大学的不断进修,邱崇源的专业知识和业务水平不断得到提升;另一方面,十余年的求学时间,两岸在互认学历、放开医师准入资格、允许进入公立医院等方面取得进展。

  “随着一个、两个医学专业的台生留在大陆就业,渐渐地,在陆台生都开始向往和争取留下来。我们相信,只要有能力又努力,就可以不断打破束缚。”邱崇源说。

  邱崇源也决定跟上这波“潮流”,留在他已生活了十余年的南京。在南京就业、当南京女婿……原本只想来大陆一探中医奥妙的邱崇源,真正在这里安了家。从第一次到南京至今,已过了二十七个年头。

  在大陆行医,邱崇源认真对待每一个病人,认真钻研每一份病例,渐渐地在行业里有了口碑和声誉,成为了一名资深的“老中医”。

  5年前,邱崇源与几位台湾博士在南京共同成立了中医诊所。

  有了自己的小天地,邱崇源也有了更多的思考与“烦恼”。“西医想要越来越先进,就会专业化、精细化。但中医怎么走向先进?纵观历史,中国许多知名中医都是全科医生,因为从某种程度来说,中医是一个整体的观念,而不能头痛医头,脚痛医脚。我们需要通过望闻问切找到深层的病因在哪里。但在诊疗环节,我们又需要把西医的理论和疗法融入辩证诊疗中。”

  在大陆行医多年,邱崇源深刻感受到了大陆和台湾中医的异同。“比如,台湾的中医大多数是私人化的,真正的中医院比较少。除了师徒模式的言传身教,很难有系统的学习和临床指导。但在大陆,老师对学生的教导更为系统和悉心,教学内容也更为全面。此外,在台湾,中西医是严格区分开的,中医不可以开西药。而在大陆,是可以有机融合的。”

  怎样在保持传统中医精髓的基础上,不断精进理论学习,加强“中西合璧”,成为了邱崇源努力的方向。

  在大陆多年,邱崇源有感于台胞在大陆从事的行业越来越多,越来越精细,路也越走越宽。“近些年,大陆出台了许多惠及台胞的政策。不仅是给我们工作上放宽了准入,也在生活上解决了后顾之忧。现在,我们还有了医保卡,生活更安心了。”

  对于中医的未来和在大陆发展,邱崇源充满信心。“疫情让更多的人关注到中医中药。辩证地看,更多的关注会让中医中药有更强劲的发展动力,但在聚光灯下,中西医如何有机结合还有很多地方需要探讨,这也激励着我们加强修炼内功,不断学习进步。”(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