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新网福建新闻正文

专家学者:当下两岸家书仍“抵万金”

福建省漳州市台联会长方丽云接受采访。 张金川 摄
福建省漳州市台联会长方丽云接受采访。 张金川 摄

  中新网漳州8月22日电 (彭莉芳 张金川 廖珍妹)清朝道光年间,随当时闽人大规模迁徙台湾热潮“跨海打拼”的青黎未料到,寄回福建省漳州市南靖县老家的一封家书,170多年后成为研究闽台关系史的珍藏档案。

  2009年,这封两岸家书在南靖土楼一户刘姓人家中被发现,现展陈在南靖档案馆。虽历经岁月沧桑,长46厘米、宽25厘米的暗黄色信笺上,字迹仍清晰可见。

展陈在南靖档案馆的两岸家书。 张金川 摄
展陈在南靖档案馆的两岸家书。 张金川 摄

  据不完全调查,漳州市民间现存两岸家书总量约在一万封左右,正在流失或被外地抢购。放眼福建省,数字则更为庞大。今年以来,福建在全省范围内开展的“迁台记忆文献资料”征集活动,正帮助以“台批”为主的两岸家书等涉台文献资料,重回大众视野,叩响历史的回声。

  福建省闽南文化研究会副会长涂志伟深入研究闽台文化多年,近日在接受中新网记者采访时表示,在通讯不发达的时代,信函成为两岸交流的重要载体。如今通信手段多种多样,在当前两岸关系紧张的背景下,两岸家书作为珍贵的涉台文献资料,仍如古时一般起着“抵万金”的作用。

福建省闽南文化研究会副会长涂志伟接受采访。 张金川 摄
福建省闽南文化研究会副会长涂志伟接受采访。 张金川 摄

  “闽南人写信就叫写‘批’。”涂志伟指出,在狭义范围内,台批是两岸家书更具闽南味的表达。明清以来,福建先民大规模迁徙台湾垦荒,其间与原乡宗亲保持密切的联系。台湾同胞与福建亲友之间相互往来的信函就是闽台批信,简称为“台批”。

  通过调查梳理,涂志伟将两岸家书分为两类,即闽台两地间亲友往来或信息联系的凭证,以及亲属间银信合一的往来互动。但与侨批单方面接收海外银信不同,台批中的闽台互动是双向的,“不仅是迁到台湾的亲人寄钱回祖家发展公益事业,家乡的人也汇钱到台湾,支持亲人的发展及当地建设。”

  陈列于南靖档案馆那封署名青黎的信笺,就记录了寄件人在台湾购置田产、委托他人管理、让受托人寄租谷银回福建等事,是目前发现的最早的“台批”原件。

  “只要是漳州大地,几乎每个村庄都有迁台同胞,必然有联系的家书或凭证。”涂志伟以漳州这一台胞重要祖籍地为例表示,该地两岸家书等文献资料相对集中,时间跨度长,数量多,分布广,是有待开发的涉台文献资料“富矿”。

  涂志伟指出,台批反映了迁台的闽人与祖地的亲人间的相互挂念与支持,更说明“以台批为主的两岸家书,是两岸血肉相连、密不可分的铁证”。

  遗憾的现实却是,这些资料大量散落在社会民间,长时间无人重视。

  好在“迁台记忆文献资料”征集已如火如荼地展开。仅就漳州市,据福建省漳州市台联披露的数据,截至目前已搜集到文书、照片、证书、族谱名册、书画等“迁台文献”档案文献2861件,其中两岸信件139件。

  福建省漳州市台联会长方丽云是“迁台记忆文献资料”征集的有力推动者。致力于推动闽台交流合作多年的她直言,两岸家书的保护“迫在眉睫”“刻不容缓”。

  “当务之急,先把量做起来。”方丽云说,之后才是研究、讲述、活化,“绝不可束之高阁”。

  一本名为《雾峰林氏文书集》的闽台相关信函图书,让方丽云看到更广阔的思路。她常在办公室翻看这本由台湾辗转得来的繁体书,惊喜于台湾的雾峰林家后人将祖上家书往来信笺悉心存档,也期盼能联系上台湾更多有关团体,联手开展双向征集工作,“这样才能形成完整的两岸往来链条”。

  “从两岸走过的共同的历史就可见一斑,两岸从来都是一家人,两岸的信从来就是‘家书’,这有着特别重要的现实意义。”方丽云说。(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