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新网福建新闻正文

光影十年影想有温度的视界丨我和闽派电影故事

  【人物介绍】王友,闽派电影创始人、青年导演、福建省作家协会会员、福建省电影家协会电影制作工作委员会副主任兼秘书长,福建省全民终身教育促进会优秀志愿者教师、618协同创新院社会创新分院/中国终身教育与社会创新智库(海峡智库)智库专家。对致力于打造影视艺术与商业品牌的有机结合新型宣传营销模式有丰富的实操经验。

  电影里有生活,生活里有电影,光影如波,生命绽放,从人间烟火到世间繁华,电影始终在王友生活里。2022年,是王友从影的第十个年华,回顾这一路走来的点点滴滴,王友很是感慨:2012年创作的第一部电影《少年圆瑛》,没有商业资金,自己带领团队花了两年多时间进行采风撰稿和创作,直到2014年8月9日才正式启动开机。那两年多的时间里也迷茫、彷徨过,想想最后总要去面对现实,我想,当我们很纯粹地投入去做好一部作品的时候,好的结果就会离我们很近,最后我坚持下来了。王友开心地说,虽然第一部电影没有给我带来任何经济上的回报,但却让我的作品收获了多个荣誉:第八届百花文艺奖三等奖、入选第二届海上丝绸国际电影节展映单元,首届中国佛教九华山电影短片节银奖、华严文化节佛教微电影大赛优秀作品奖、万峰林微电影盛典二等奖。

  十年来,中国电影事业和产业取得了前所未有的瞩目成就,一部部优秀的电影作品,不仅滋养着、丰富着人民群众的美好生活,更抒发着人民和时代的精神力量,引领着踔厉奋发的民族精神。这十年,作闽派电影创始人王友带领团队一直在探索,在影像视界里,捕光捉影,不知疲倦,努力打造“闽派电影”系列,并创作生产了电影《少年圆瑛》《石头会唱歌》《天涯芬芳》《神秘主播》《一代爱国高僧圆瑛》《僧侣救护队》等影片。王友兴奋地说,我觉得非常幸运,自己赶上了一个很好的时代,希望能通过电影的方式把美好而励志的福建故事呈现给大家,这过程虽然很累,但是很开心,因为从中我找到了自己的目标:让闽派电影开花散叶。

  说起我和闽派电影故事,王友开心地说,电影是一个很神奇的存在,它能够感染人,能够教化人、影响人,这十年坚守和呼吁都是值得,打造“闽派电影”的文化品牌已经开始引起政府的重视和社会各界的关注,如2021-2022年中国金鸡百花电影节期间,由福建省电影局主办的“闽派电影论坛”在厦门举行,一众电影界大咖围绕如何助推福建电影产业发展、发掘“闽派”文化魅力探讨交流。王友介绍,特别是这几年,随着电影市场主体创新创造活力得到激发,“闽派电影”风格有了很大凸显,福建本土题材佳作频频:《古田军号》荣获“五个一工程”奖“特别奖”,《守岛人》斩获第34届中国电影金鸡奖最佳故事片奖;《谷文昌的故事》荣获第35届中国电影金鸡奖最佳戏曲提名奖。

  成长,总是充满曲折和坎坷,但同时也伴随着欢乐与成就,十年追逐光影故事,王友用一部部优秀的影视作品诠释了他对电影的理解与热爱。那么作为闽派电影创始人的王友在创作实践中又是怎么诠释闽派电影,如何发掘“闽派电影”文化魅力,给“闽派电影”一个定位呢?王友告诉小编,福建是中国东南沿海重要省份,近现代史上,福建是最早对外通商地之一;革命战争时期,福建是中国工农红军的重要创建地;新中国建立后,福建是祖国统一的海防前线并作出了重要贡献;改革开放以来,福建是我国经济社会快速发展的重要省份之一。所以福建及福建人都是很有故事,不仅有丰富的历史人文,民族民俗风情浓郁,地方文化内涵丰富,而且城市与乡村古厝、山与海、自然与人文紧密组合,形成优良的原生态外景取景地和旅游资源地域组合结构,更是很多电影人都喜欢的地方,我们要不断发掘福建地方资源、地方特色,要让地方特色凸显出来,因此我认为,“闽派电影”只要是以闽人、闽文化、闽故事为创作题材,或者在福建区域取景拍摄,通过电影的创作手法和形式生产出的作品故事都可作为“闽派电影”。王友接着说,“闽派电影”是属于我们电影人共享共创的文化资源品牌,只有大家有此共同的意识和担当,参与进来,才能讲好故事,做好电影,那么“闽派电影”才能真正走向国内外,才能让更多的观众关注和喜爱。

  一路走来,王友给自己总结了许多经验,用自己的努力去打拼,是最难走的一条路,但最难走的路,如果你走通了,这条路就是最扎实的,他将会是你的底气,越难走,越踏实,所以我坚持“信则行,不信则不行”的道理,王友说,电影是给观众的一道精神食粮,有温度的电影才会有灵魂。我希望带着电影的梦想去追求去创作去拍摄,然后通过努力实现自己的美好愿望,希望在第二个十年里,创作的电影都可以成为大家触摸与聆听的故事,让每个观影者通过电影看到生活,激起内心深处价值观的共振,做好电影,看好电影,让好电影走向世界,让闽派电影不再普通,影想有温度的视界。也希望这颗闽派电影梦想的种子长成、开花、结果、有所收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