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新网福建新闻正文

“迁台记忆”里的族谱、家书:纸短情长 历久弥新

  今年9月,芗城区档案馆在征集“迁台记忆”档案文献时,收到台湾澎湖郑氏家族后人捐赠的一批珍贵档案。其中涉及族谱、书信和照片等。

  “小时候,乡愁是一枚小小的邮票……”余光中的那首《乡愁》,蔡鹤立会背。那既是经典的魅力,也是情感的共鸣。“朗诵时,我眼前常常浮现那些时光沉淀的家书,我体味着长辈们的思念之情。点点滴滴都在诉说着团聚的渴望。”

◀芗城区档案馆征集收到郑氏家族后人捐赠的一批书信和照片
◀芗城区档案馆征集收到郑氏家族后人捐赠的一批书信和照片
▲郑贤贞(右)生前和郑家薇讲述老照片背后的故事
▲郑贤贞(右)生前和郑家薇讲述老照片背后的故事

  “90后”台籍青年蔡鹤立是芗城区政协委员、台盟芗城支部副主委。“我是半个漳州人半个台湾人。虽然生在漳州,但我曾外祖父是台湾澎湖人。”蔡鹤立这样自我介绍。

  在蔡鹤立捐赠的族谱《漳龙衍派郑家世系族谱资料》中,记录了漳州龙溪(今龙海区)和台湾澎湖郑氏家族繁衍情况。“族谱是台湾的亲人1990年整理编印的,寄过来漳州。”蔡鹤立说。族谱收录了姓氏源流、堂号、世系表、族人生平事迹等资料。“其中明确记载漳州龙溪古县社郑氏家族于唐高宗总章二年(公元669年)由河南南迁入漳,再于嘉庆十六年(1811年)迁往澎湖。”

  据族谱记载,一小部分族人,即蔡鹤立的高外祖父(郑贤贞女士的祖父)及其胞兄两家于1895年甲午中日战争后,为避难举家迁返祖籍地龙溪古县社。归来繁衍的一百年间,人才辈出,涌现了民国最后一任龙溪县县长郑墨西、文人郑炳中(耿庸)等名人。

  在芗城区档案馆馆长钟海峰看来,这份族谱弥足珍贵,彰显了漳州与台湾根脉相连、亲情血浓于水,“自1987年两岸恢复民间交流以来,澎湖郑氏陆续来漳寻根问祖、探亲访友,和漳州郑氏宗亲互动频繁,两岸宗亲情谊进一步增强。”

  在档案馆查阅这批新征集到的家书,记者仿佛穿越时空。十封信函纸张泛黄,或商议家族要事,或通报家人境遇,或邀约相见相聚,亲情、家国情流淌于字里行间。“早期几封书信还是从香港由朋友代转的。”蔡鹤立的外婆郑家薇说。

  甲午中日战争后,郑氏族人的一支从澎湖迁回漳州龙溪古县社。郑之蕃、郑之屏兄弟便在漳州出生、成长、娶妻生子。

  1947年,郑之蕃含泪与母亲、兄弟道别,携妻幼移居澎湖发展,留下年仅三岁的女儿郑贤贞及儿子郑竹溪。

  时光荏苒,郑之屏一家和郑之蕃一双儿女在漳州生活了数十年。在台湾的郑之蕃隔海遥望,频频思念远在海峡那端的亲人。他尝试着托付香港的亲友辗转寄信给漳州的亲人。

  上世纪80年代末,两岸开启民间交往,家书可以搭船过海峡了。亲情巨流涌起,一封封家书蹁跹而至。郑之蕃寄给弟弟郑之屏的家书内容既有对童年往事和双亲的追忆,也有对弟弟生活起居的问候和关心。“小弟:我们虽然离开那么久,聚少别多,但是我这一颗心,仍是时常系念着你们,关怀失散在两地的一家人。父母亲过世已经这么久了,回忆起来,双亲慈爱祥和教养仍显现在我心中,我们弟兄小时候形影亦就在眼前……想说的话很多,但我又怎好多说,怎样才能说得清楚,愿你能体会我的衷心,我俩是一起长大的,手足情是永远坚定不移的……”

  郑之屏的女儿郑家薇说,父亲和伯父分隔两岸近40年,但兄弟情谊履霜冰弥坚,“父亲生前这几封家书就放在他的枕头下,时不时拿出来反复翻看。”

  1987年,台湾当局开放赴大陆探亲。1988年,郑之蕃回到阔别41年之久的漳州。当时兄弟俩都已70多岁高龄,相见时抱头痛哭,约定来年再见。可惜第二年郑之屏因病逝世,兄弟俩再无缘续话。

  当年一封漂洋过海的家书附有一张郑之蕃和妻子的照片。那是郑贤贞第一次知道父母亲的长相。

  1985年,郑贤贞和弟弟郑竹溪,与父母亲约定到香港相见。团聚现场拍下一张合照:一家人围坐一起,其乐融融。

  那一幕是郑贤贞老人难忘的时刻。在老人生命的最后阶段,她决定将父母亲留给她的念想——7封家书、19张两岸家族照片捐献给芗城区档案馆。

  郑之蕃给女儿郑贤贞的信中写道:“青女,你本来身体并不太好,为了多赚点钱补贴家用,忍着大热天会不会太辛苦,虽然这是一份额外的收入,但要在不妨害到生活健康才成”“青女宿疾未愈,我很放心不下,慢性病最好看中医,善调养……”

  “信函纸张泛黄,信件却仍保存完好。内容不乏父母对在漳子女的健康、孙辈学业的关心,以及关于家产分配、新屋购置等家中大事的意见和建议。”芗城区档案馆馆长钟海峰告诉记者,当时78岁高龄的郑贤贞老人回顾起这段跨海探亲的往事,诸多细节仍记述清晰。“好在往后的数十年间,两岸关系缓和,同胞往来频繁。郑贤贞曾多次赴台湾探亲,与久违的父母兄弟,享天伦之乐,聚手足之情。”

  “一湾海峡,演绎人间多少悲欢离合。外婆说,以前经常在等着从台湾寄来的信,一家人的心总是悬着的。而如今,两岸交流紧密,合作共赢处处生机。对我而言,浅浅的海峡,不再是走不出的乡愁,而是施展理想抱负的人生舞台。”蔡鹤立说。(记者 王琳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