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新网福建新闻正文

何其多艺许丹丽——台湾工艺大师阿丹老师的传奇

  家学渊源

  台湾工艺大师许丹丽幼承家学,其高曾祖、曾祖为前清举人,祖父为闽南诗书画大家,父亲、叔父为国画家,绘画上受其叔父许海钦影响尤深。

  同时,因原本家住台北县新店市(今新北市新店区),许丹丽幼年即常随父母拜访亲戚开设的窑厂,对工厂的熟悉一如闽南人所言“厨房探灶”;17岁举家搬迁到台湾陶瓷之都莺歌,更与陶瓷结下不解之缘。

  求学阶段,许丹丽常利用寒暑假到窑场打工。时逢莺歌外销陶瓷鼎盛时期,任何与陶瓷有关的工序和媒材,举凡上色、鎏金、陶偶灌模注浆、花瓶拉胚、珠宝盒泥板挤压等,她都有机会学习。毕业后,更是历练不同著名厂家的釉药应用、品管研发等职位,积累了丰富的陶瓷制作经验。

  因缘际遇,造就了一位与众不同的“多才多艺许丹丽”,业界昵称为“阿丹”,尊称为“阿丹老师”。

  故土情怀

  阿丹的陶瓷作品以多种技法的结合和体量硕大著名,工艺复杂,烧制难度极大。对于她创作的陶板画,这些年不乏前辈探问:“陶瓷作画烧制,需顾及釉药溶叠、收缩比率问题;釉药画厚,会遇到的缩釉、跳釉情形,又该如何解决?”自谓初生之犊不畏虎的阿丹,解答得云淡风轻:“当初尝试,是没遇到师傅警告,不然一定打退堂鼓。”还带有阿丹特有的开朗乐观:“若知道这么多细节得考量,可能就不敢往这领域一头栽进来了!”

  正是其孜孜以求的精神,感动了业界的“大佬”们,在其成长的道路上,使得阿丹比其他人多了各种实践机会;在遇到困难时,得到了许多真诚的帮助,例如哈尔滨医院装置的巨型陶板画作,就是借助老东家、台湾窑业界龙头HCG(和成卫浴)专有的平板输送窑,才得以烧就。

  功夫不负有心人,工作室设立以来,阿丹老师的艺术成就得到了高度认可,载誉无数,多幅大型陶瓷画被业界收藏。

  作为有良好绘画功底的阿丹,为何没有专攻美术道路,而是选择了以陶瓷作为载体的工艺之路,这其中既有她艺术上的追求,更有人文上的执着。

  阿丹的作品,着重表现的是台湾地区的乡土文化、人文情怀,眷眷难舍的是对儿时、对旧往传统生活的美好追忆。对故土、故人、故事的展现和留存,是激励阿丹业精于勤、砥砺前行的原动力。

  也正因为注重了“留存”的要素,淳朴的阿丹以为绘画容易朽坏,不如陶瓷坚牢,所以选择了陶瓷作为创作载体。

  求索创新

  在数十年的坚守与追求中,阿丹形成了她三大系列作品:

  一是“3D立体釉下彩陶瓷画”。釉下彩是中国陶瓷重要的传统技艺,使用釉下彩料,在生胚或素坯上作业,然后覆盖透明、半透明面釉,入窑高温烧制而成。其色彩保存度好且经久不褪色的特点,符合阿丹“留存”之要求,故为阿丹所乐用。

  众所周知,陶工会做,但不会绘画、不会烧制是常事,因此景德镇有“画师比陶工多”之说,陶瓷作品画好后烧制亦多由专业厂家完成。而阿丹在陶瓷底板上亲自作画,亲自施釉、亲自烧制,是为一绝;其数米长宽的皇皇巨制,使用的底板厚度仅与银行卡相仿,从一米高度落地不碎,是为二绝;效果立体,例如其《阿里山火车》题材的作品,不论从哪个角度看,火车头都朝向观看者,是为三绝。

  二是手绘写实陶板画。这是阿丹用于表现乡土文人情景的重要方式,其特点和价值在于题材的开拓创新、技法的大胆使用。

  内容上,将实景写生、村落市集、山川古迹、传统吉祥文化等题材创作于陶瓷上,为釉下彩绘开拓新的表现领域、新的艺术风格。

  技法上,以写实风格入画,绘画和烧制难度极大。釉下彩发展至今,许多人为了牟利,对作品进行复制,大量制成贴纸,直接贴在坯体上批量烧制,以达到量产和降低成本的目的。阿丹老师则不然,坚持以一笔一画展现对艺术的执着与热诚,其创作不以轮廓线条区隔色彩,而采用经多方尝试之釉色,直接在平面陶板上作画,技巧上有别于水彩、油画。其窑烧过程往往需数十小时,此一时间内釉药烧结色彩千变万化,故色彩之掌控难度极高。

心心相印(玫瑰冰裂瓷器)
心心相印(玫瑰冰裂瓷器)
许丹丽
许丹丽
阿里山火车(陶板画)
阿里山火车(陶板画)

  经过阿丹的处理,陶板画作品具有立体光影和油画般的层次感,呈现出绢帛古画上国画的美感、历久弥新的质感。其创作不仅为其个人艺术成就留下多彩多姿的见证,也为台湾的乡土文化留下不易磨灭的历史影像。

  三是玫瑰冰裂瓷器作品。阿丹对釉药的研制和使用,是其瓷艺的一大绝活。玫瑰冰裂,就是其在釉药和工艺制作上的登峰造极之作。

  积数十年经验,阿丹突破传统,研发出玫瑰冰裂瓷器新品种。由于釉药的独特和作者的精心控制,烧成之后,质感温润,纹路为一玫瑰图形,随着时间的变化,大玫瑰逐渐分裂为一朵朵的小玫瑰,花开处处。由于制作过程繁复、要求严格,成品率仅有两成,殊为珍贵。

  阿丹老师长期致力于两岸艺术交流和文化往来。她表示,期盼两岸艺术家更多更深地交流,也希望自己能早日到大陆来创作。

  《论语·子罕》曰:大宰问于子贡曰:“夫子圣者与?何其多能也?”子贡曰:“固天纵之将圣,又多能也。”

  对于几十年如一日,在瓷艺界勇猛精进、对弘扬中华传统文化不遗余力的阿丹老师,我们由衷地赞叹:何其多艺许丹丽!(文 | 高力永 杨敬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