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新网福建新闻正文

中国式现代化的“共富”底色何以描摹?

  中新网北京10月21日电(记者 郭其钰)共同富裕一头连着中华民族的“大梦想”,一头连着每个家庭、每个中国人的“小日子”。

  当舟山“健康方舟”医疗服务船驶向偏远海岛为居民服务,衢州常山宋畈小学的学生们正在线上听着杭州老师讲课;当金华浦江打造“浦江葡萄”区域公共品牌,为1万余户葡农带来收入14.6亿元,台州温岭的技术工人通过工资集体协商年均工资增长5%—10%……这是浙江高质量建设共同富裕示范区的一个个生动画面。

衢州常山胡柚共富果园。  张斌  摄
衢州常山胡柚共富果园。  张斌  摄
浙江舟山某海岛。 林波 摄
浙江舟山某海岛。 林波 摄
宁波滕头村展示“乡村让城市更向往”的标语装置。  王刚 摄
宁波滕头村展示“乡村让城市更向往”的标语装置。  王刚 摄

  中共二十大报告提出,中国式现代化是全体人民共同富裕的现代化。面对这一命题,浙江正从缩小区域差距、城乡差距、收入差距三个主攻点先行探路。

  山海共生 破除区域藩篱

  共同富裕,重在共同,难在共同。

  在浙皖闽赣四省边际,衢州辖内县市区均属“山区26县”,整体经济发展水平相对靠后。如何补齐短板,是衢州探索共同富裕的难点和突破口。

  “推动共同富裕,产业是基础、改革是动力。”中共二十大代表、衢州市委书记高屹接受中新社记者采访时说,当地建立重大制造业招商项目市县流转机制,同等条件下优先引导产业向县域布局,目前已流转5亿元以上项目46个。

  衢州还以“工业熟地”的思路来经营山水资源,引进链主企业,推动胡柚、香柚产业向高端化和全产业链迈进,联动26个村抱团打造共富果园。自去年6月投产以来,已带动每个村平均增收15万元,惠及农户1000余户。

  群山之间,东海之滨,均衡底色铺就在山与海之间。

  小岛建起“幸福驿家”一站式民生服务点,为海岛老人送餐送菜、代办水电;“共富方舟”医疗服务船开进一个个偏远海岛,为居民提供巡回医疗、健康管理、应急救治等服务。这是舟山实施“小岛你好”海岛共富行动的写照。

  中共二十大代表、舟山市委书记何中伟介绍,舟山作为群岛城市,把偏远海岛作为共同富裕的突破口,通过实施“小岛你好”海岛共富行动,按照“一岛一品”规划设计,实施特色产业培植、集体经济发展、公共服务提升等八大工程。

  如产业培育方面,金塘建设新材料产业岛,六横打造海上氢岛,大猫岛建设粮食岛,白沙培育海上运动产业,蚂蚁岛发展虾皮产业,刺山岛建起露营基地……岛海联动、岛岛联动,让产业兴旺成为“小岛你好”的动力源泉。

  城乡共荣 公共服务均等化

  共同富裕是兼顾效率与公平的发展。中共二十大报告提出,要着力解决好人民群众急难愁盼问题,健全基本公共服务体系,提高公共服务水平,增强均衡性和可及性,扎实推进共同富裕。

  “城乡差距如何缩小,对老百姓来说,感受最多的不是GDP差距,而是交通便利度、教育水平、医疗条件。”在接受集体采访时,中共二十大代表,浙江省委常委、宣传部部长王纲直言,该省首先把农村和城市差距最大的方面拿出来弥补。

  其介绍,浙江通过交通成网成线到达末端,实现县县通高速、村村通公交,让交通不再成为城乡落差的最大障碍。

  嘉兴嘉善紧邻上海,地处长三角核心,如何用好这一区位优势?中共二十大代表,嘉兴市委常委、嘉善县委书记江海洋以医疗为例介绍,当地建立“城乡一体、覆盖全域、服务连续”的县域医共体,依托11个5G健康屋,与长三角37家三甲医院实现远程诊疗,群众在家门口就能享受到优质医疗资源。

  在教育方面,嘉善引入7所沪杭名校合作创办12所附属学校,加速优质资源向农村下沉,推动教育均衡发展。

  “我们每年将财政收入的80%用于民生事业,持续布局导入长三角高端教育、医疗、养老等公共服务。”江海洋称。

  久久为功,浙江跑出城乡均衡加速度。据统计,该省城乡居民收入分别连续21年、37年居全国省区第一,2021年城乡居民收入比缩至1.94。

  浙江省第十五次党代会将着力推进高水平城乡一体化作为未来五年的主要任务之一,提出未来五年城乡居民收入倍差缩小到1.9以内,城镇化率达到76%,“15分钟公共服务圈”基本建成等目标。

  扩中提低 构筑橄榄型社会

  共同富裕,不仅要做大“蛋糕”,更要分好“蛋糕”。

  中共二十大报告提出,增进民生福祉,提高人民生活品质,重要路径是“增加低收入者收入,扩大中等收入群体”。在浙江共富路上,“扩中提低”成为构筑橄榄型社会结构的一项牵引性变革。

  每人每月1500元福利金,退休村民不低于4000元,同时享受房屋、养老、医疗等各类保险……这是宁波奉化滕头村每一个村民都能享受到的“集体福利”。

  “一村富不是富,村村富才是真的富。”中共二十大代表,滕头村党委书记、村委会主任傅平均介绍,为辐射带动周边村发展,滕头村联合周边6个村成立党建联盟,实现抱团发展。

  滕头生态酒店农副产品采购,优先满足联盟各村农民;滕头农创中心、心沐滕院等工人招聘,优先考虑各村就业需求……在傅平均看来,共同富裕没有地域性,是“一盘棋”。

  针对单一群体实施特别增收计划,这是浙江“扩中提低”的创新解法之一。

  中共二十大代表,浙江省发改委主任、高质量发展建设共同富裕示范区领导小组办公室主任孟刚介绍,该省聚焦技术工人、科研人员、中小企业主和个体工商户、高校毕业生、高素质农民、新就业形态从业人员、进城农民工、低收入农户、困难群体等重点群体,全局谋划、分类施策。

  9类群体中有的是“基本盘”,有的是“潜力股”,有的是“薄弱点”,拓宽他们的增收渠道,提升他们的抗风险能力,对“扩中提低”至关重要。

  根据浙江画出的“橄榄型社会”基本轮廓——到2025年,家庭年可支配收入10万元至50万元群体比例达80%、20万元至60万元群体比例达45%。

  从共性维度入手,让“扩中”和“提低”、“做大蛋糕”和“分好蛋糕”环环相扣、相互促进,共同富裕图景更加真实可感。(完)